不安的偏執狂


現實明明映入眼簾,他卻不願意去接受。於是,他的個性被人們視為固執。

那些已經安然接受一切的人們,總是以一種苦口婆心的姿態勸告他從自己厚厚的殼裡面掙脫出來,認清世界的不完美。偏偏他最討厭的就是那種自以為是,說服別人去相信自己說的一切的姿態。大人不過比自己年長了二十年,憑什麼就認為自己看清了全世界?

或許這真的只是一種逃避。所謂的真相就像帶刺的玫瑰花,外表美麗卻有著太多太多無奈,他寧可繼續相信自己所深信的。

小時候聽過的童話太美麗,美麗得讓正在長大的他感到迷茫。現實就是如此呵,因為令人感到諷刺的命運使然,公主不一定會等到她們的王子,湯鍋不一定能變出粥來,醜小鴨更不會變成天鵝。畢竟,生活是生活,不是溫馨的童話故事。

他不知道能怎麼辦,也沒有人可以告訴他該怎麼辦。於是,日子久了,他就只願意待在角落,靜靜去說服自己繼續相信自己心裡所相信的一切,在心底與他所不相信的去做對抗。

“你好像自閉症患者。”已經不止一個人這麼對他說過,他反而為此感到沒由來的驕傲。

可是隨著時間慢慢地過去,眼看著原來與自己站在一起的人因為累壞了而一個個離去,他用力去維護的純真好像在慢慢褪色,那麼捉摸不定——時而堅定,時而像是眼前迷霧。這讓他感覺急躁。

其實他最需要的,一直都不是人們對現實與理性的宣誓,而是一顆能夠理解他的心,以及一句話:“這從來不是你的錯。”

可是他等啊等,沒有等到這句話的出現。終於有一天,他也累了,像之前的千千萬萬個人一樣。他鬆開因長期緊握,而已經生疼的雙手,身上薄弱的色彩褪去,變成黑白。這一刻,他竟然感到前所未有的平靜。

然後,成了他從前最抗拒成為的人,成了一個會令還未沉淪的人感到悲哀的存在。

“你長大了。”大家卻這麼告訴他。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後記:這是昨天晚上寫的,天黑的時候感觸還是特別多,雖然我也不知道是從哪兒冒出來的……本來覺得上面那張憂鬱的圖片很符合這篇文,可是每次點進來自己的部落格,那張圖片都給我都有點陰沉的感覺,所以我好想盡快更新把它換掉。OAO

(完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