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90217 看房子。


致:住在昏暗房子裡的畫家男孩

我曾到過你的家裡一次,和你還有你的貓兒們有過一面之緣。

的庭院很小,且除了四個能夠容納九只貓兒的、層層疊起的貓籠之外,都被一棵十分茂盛的綠樹給佔滿了。樹枝一直蔓延到二樓的窗子前面,樹上有白色的小花。

一踏入房子,一陣貓兒飼主家裡特有的味道就撲鼻而來,同行的D立馬把鼻頭和眉頭一起皺了起來,他不喜歡貓。可我喜歡你的家。客廳的牆壁被油漆成淡黃色,牆上都被你的畫填滿了,房子裡有點亂糟糟的。我喜歡這樣的家。身為屋主的你笑得很親切,幫我們打開大門後便坐到門邊的沙發上,逗弄著你的貓兒。

我四處張望,看見牆角還有一隻灰色的貓。於是我蹲下,深深凝視著它,眨了幾下眼睛。傳聞說貓兒會信任對它們緩慢眨眼的人,並對他們打開心門,因為這舉動就如同人類的親吻一樣。我老是想驗證一下這個理論到底是不是正確的。只可惜灰貓只是深深盯著我,絲毫沒有任何走上來舔我的手的意思。我有點失望。

越往房子裡頭走,貓的味道就越重。中介帶著我們到了飯廳,我看見飯桌上放的東西。一桌畫筆、一個水彩盤、一盒顏色筆(它們都還好好地裝在盒子裡,是這個屋子裡收拾得最整齊的東西)、一個畫架(上面有一幅未完成的畫),還有一個筆記型電腦。整張桌子都被填滿了,沒有一處空位。然後我們到了廚房。還好你的廚房尚算是很乾淨的,我不能忍受看見堆積著沒洗的盤子。灶台旁邊有一盤吃剩的貓糧。灰貓並沒有走過來吃,我想它已經吃飽了。

二樓。其他的房間(包括你的)我都沒印象了,唯獨一個女租客的房間,我很喜歡。白色的床架,紅色床單點綴著小花朵,還有一個衣櫃。房間很小,且有點昏暗,可是它面對著那扇窗子,那扇窗外有茂盛樹葉的窗子。我也不記得為何房間裡暗暗的,也許是樹葉把陽光擋住了,也許純粹是房內沒開燈。這時我看見灰貓從樓梯奔上來,在我們腿邊走來走去。大概是盡起了屋主的責任,幫主人監視陌生人吧。

我們又返回樓下,這時我又瞥見了那幅畫。你暫時只完成了幾片青色的樹葉,用水彩。我猜你大概是要畫的是一株花吧。你大概很喜歡植物,因為擺在客廳裡的不只有一幅一幅的畫(其中一幅畫的是一個女孩,我很喜歡那幅),還有好多個畫上花邊和植物的碟子。

然後我們就離開了。離開時,庭院裡的貓仍然對我們喵喵叫著。我突然很捨不得你的貓。

中介告訴我們,這間房子若收拾收拾、裝修一下,也可以看起來很漂亮。我看了一眼D,不喜歡貓的他顯然比較喜歡整潔且乾淨一點的房子。真可惜,我覺得你的家很特別。

寫到這裡,我突然害怕把你和那個女租客的身份搞混。說不定她才是畫家呢。

(完)